如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录取率远远低于10%,甚至是低于5%。但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申请人数的大幅增长。如全美排名16位的布朗大学录取名额只有1485个,而申请人数则达到了30000多人,全美排名10位的杜克大学仅招收1700个学生,但申请人数也同样达到了26500人,耶鲁大学今年也仅录取35人,而申请人数则超过了700人,全美排名50位的迈阿密大学今年仅招收2000名新生,而申请人数则达到了25000人。

 

  但日趋激烈的申请竞争并未使学生却步。近年来,申请以“标准严苛、眼光挑剔”著称的顶尖名校的人数仍在持续上升。总体而言,在过去5年中,常春藤高校、麻省理工学院及斯坦福大学的申请人数从20万增加到30万,总增长率达40%。以普林斯顿大学为例,今年的申请人数创下历史新高,达到了27189人之多。那么在如此激烈的竞争当中,如何才能突围而出?在众多申请材料当中,如GRE、TOEFL、GPA、科研背景等,究竟哪个是最重要的,如何才能做到主次分明?在中国学生在竞相申请美国大学研究生资格的同时,美国教授对中国研究生,尤其是理工类研究生是如何筛选的,教授们都对学生有怎样的期盼呢?以下将通过剖析美国教授对中国理工类研究生的筛选标准和流程来为大家尽兴详细分析。

 

  1、入学筛选

 

  一般来说,每年高校单独一个科系会收到大概几十份、几百份甚至上千份的申请,顶尖院校会从中选取大概10%的学生发出入学许可。招生委员会首先会根据学生的学业成绩、选修科目、推荐信、个人陈述、GRE、TOEFL 分数、研究成果(学、硕士论文)等将学生分成上、中、下三等,上报教授,教授们就个人的专业范畴对个别的学生可以更改评定的级别,或从中等“解救”到上等,或从上等降级。然后再把上等生根据其研究兴趣分到本系的各个学术分科里去,再逐一讨论,评定名次,各组的前三、前四或前五人列入“够格”的候选名单,这是第一阶段。这第一阶段的选拔是根据一些比较硬性的标准,譬如说国际学生TOEFL在80分以下不予考虑、基本学科知识不足者剔除、中国学生GRE数学部分在95%以下,语文部分400分以下出局。

 

  第二阶段则考虑到一些实际性的因素,譬如说A教授指导学生人数已经太多,不堪负载,即使有很好的学生只好割爱;又如助教的搭配,能说流利英语的学生受到重点照顾,例如,乙教授有重大研究计划,经费设备一应俱全,只欠学生,则有这方面研究经验或兴趣的学生可得到提拔。因此第二阶段中,“人事”的因素大增,个别教授的保荐与偏爱往往能使排名在后的优等生破格中选。总结来说,基本的成绩首先要够一定水准,然后个人的研究兴趣与经验,及教授的研究经费及学生结构等“人事”性的考虑,则成为最后决定因素。

 

  一般而言,有研究经验及文章发表的学生往往能在最后一关脱颖而出。顶尖名校收的中国入学博士生通常在国内多半已有硕士学位或已是研究生,多数有文章发表,若是大学毕业生则必然是全A学生,TOEFL和GRE成绩突出者。中国学生的推荐信往往千篇一律,好话连篇,而写信的教授素不相识,因此推荐信的推荐份量往往不如美国学生。此时,学生本人的研究陈述变得非常重要,成为各大高校认识学生品质、目标、兴趣、动机的主要根据。

 

  但我们认为,事在人为。聪明能干、自主创新的学生是各大高校的最爱。一方面,这样的学生能自主创新,创造形势,化不可能为可能,成为有原创力的研究伙伴,自行整合校园乃至校外的研究资源,开发研究经费及课题;另一方面,这样的学生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学期间老师有教学相长的收获,同时毕业以后,这样的学生也能光照学界。

 

  2、博士生筛选

 

  研究生在二年级下学期必须通过博士生资格考试,先笔试后口试,并于学期结束前通过论文的答辩囗试,以取得博士候选资格。未通过者有重考一次的机会,或提出研究报告后授予硕士学位,另请高就。因为许多其他直攻博士的学校也是这样处置,因此学校对于美国其他著名大学的硕士,经常持怀疑的态度,直觉认为是他校淘汰的次级品,因此不愿意收为研究生。所以拥有美国名校硕士头衔的申请者,其处境反而不如国内的硕士生。

 

  许多中国学生课程成绩不错,往往在资格考试或答辩时候败下阵来,其中除语言因素外,原因不外二种:1、中国学生未能充分认识“学习”与“研究”的差别。2、中国学生的基础训练偏技巧而少整合,重记忆而缺思考,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中国学生一般而言,基本学科的训练完整而扎实,但是许多“好”学生,往往忙于记诵,努力填鸭,照单全收之余,缺乏一套思考的脉络,推理的习惯及质疑的能力。尤其往往延续大学生时代的读书习惯,只是将知识的仓库扩大容积,而未曾意识到把仓库变成工厂。

 

  有些美国教授曾抱怨过,有些中国学生解题能力一级棒,自叹弗如,但是缺乏立方程式的能力。换言之,面对复杂万端的自然界现象,不知如何设立(formulate)问题,如何趋近(approach)。中国学生有时缺乏问问题的能力。大概考试考多了,会答不会问。博士研究的终极目标是将人类的知识尖端向未知挺进,或言人所未言,或见人所未见,不论发明或是发现,都为人类的知识与观念或添砖加瓦或有破有立。俗话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尽信书不如无书”、“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所以我们中国学生要学着去慎思明辨建构知识的种种部份,从前提、假设以至观察、实验、推论、导衍、归纳、结论、解释,摸清其中的虚实及要害,前因与后果。改被动的接受结论为主动的挑战质疑,总要想着如何另起炉灶 (alternative),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线申请

Copyright 1999-2015 武汉澳新文化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鄂ICP备05017820号

汉口部:武汉市汉口武胜路134号泰和广场3203室

电话:027-85712915 85712916 传真:027-85712073

武昌部:武汉市武昌洪山区珞狮北路华成大厦6楼

电话:027-87213599 87648951 传真:027-87213799

网络警察报警平台中国教育部涉外监管信息网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360认证诚信网站